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红l姐心水论开奖场直播 >

举报安仁县平背乡政府非法搬迁建楼

发布日期:2022-05-13 19:40   来源:未知   阅读:

  现再次实名公开举报平背乡人民政府及计划生育国策楼非法搬迁和关于罗满清违纪违法事实

  一、自古是平背乡的名字,新中国建国成立以来,由初级社、低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于80年代撤人民公社改乡人民政府,可还是为平背乡人民政府。平背乡人民政府办楼位于平背乡平背村街上,是于7个村相连,人口周密,其他有朴塘村、石陂村、黄田村、桐冲村四个单独山区村。

  由此可见,中央于中办发(2007)11号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问题的通知,省又下发了湘政办发(2007)65号、市政办发(2007)12号文件精神,发改投资(2008)490号关于做好清理整改工作建立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党馆所建设长效机制的通知,可平背乡党委书记罗满清把以上文件通知当作耳边风,还是针对党中央、省、市的文件办事,显示了一个党委书记的权威,如此于2008年未经上级批准,又不召开乡人代会,就与退休干部何贵平(副处级水利局长,朴塘村人)商量,决定由何贵平出资给之子何玉群垫资动工兴建,以平背乡农业服务综合大楼兴建为名,于2010年冬竣工乔迁新居。

  平背乡农业服务综合大楼位于平背乡朴塘村这处单独山区村人口二千余人,平背乡农业服务综合大楼一没有挂牌,围墙门外的公路旁立了块动物检查站的牌子,大楼内悬挂着平背乡所编制的政府领导办公室,就这样巧立名目搬迁了平背乡人民政府。

  由此可见,至今平背乡人民政府牌还在平背乡平背村悬挂,既在朴塘村办公,为什么平背乡人民政府的五块党政牌又为什么不摘掉呢?

  二、计划生育国策楼于1992年是农民摊派而兴建,造价40余万元,平背乡的领导干部诈骗国家,想在朴塘村重建计划生育国策楼,于2011年把此楼以8万元指名卖给坎上支部书记,现在是租用还是转让朴塘村委会作计划生育办公,至今也未挂国策楼的牌。

  据上述,平背乡政府的领导在农业服务办公大楼办公,而平背乡政府的铁门紧锁4年,而领导在平背乡农业服务办公大楼里4年了,又不挂牌,使平背乡7个村的村民找政府领导办事要走5公里路,而还找不到领导等,因此向上级实名兴报尽快恢复平背乡人民政府,使平背乡的领导干部早日回到平背乡政府办公!

  举报人为了维护中央、省、市2007年下发的严禁以任何借口建楼堂、馆所、搬迁政府的文件精神,可被拘留二次18天、劳教一年,可被举报人就是抵抗上级文件精神,未经上级批准,就以建平背乡农业综合服务大楼为名,搬迁平背乡政府,现举报事实如下:

  一、被举报人:1、未上级批准。2、又没有召开乡人代会议,就于二00八年在朴塘村征地动工兴建。

  二、不公开投标,指定由何贵平(朴塘人,副处级水利局长退休)出资,给何贵平之子何玉群(平背乡干部)垫资兴建此项目,这难道被举人是否有干股呢?

  三、平背乡农业综合服务大楼于2010年冬乔迁新居,造价壹仟贰佰余万元是否是何贵平负担呢?

  四、被举报人在2010年端午节快到的时候,为了乡干部发放端午费,下乡搞计划生育罚款,走到黄田村就逼死了一位自卫还击战三级残谭细苟的妻子,后由公安局认定是服毒自杀而死,既是自己服毒,为什么平背乡政府又赔4万多元钱呢?其他五保户、困难户去世又无领导管呢?

  五、被举报人由南方水泥厂需向朴塘、桐冲村民征地一千余亩,南方水泥厂应该是直接向两村村民征地,可被举报人就是不准,对村民采取抓、关,可南方水泥厂征地是多少钱一亩呢?乡村干部只级4、5、6千元/亩,其它几千万到哪去了呢?(听说是3.5万元/亩)。

  六、被举报人为了与何贵平开发朴塘村乘平背乡农业服务综合大楼搬迁的土方无处放,又向朴塘村勤古组征良田20余亩、自留地10余亩、山林10余亩来销售土方,现此地已荒废6年。

  七、黄田村自卫还击战三级残谭细苟于2011年农历正月16日上午到平背乡农业服务综合办公大楼(平背乡政府)要回妻子的赔偿款,就摔死在被举报人的办公室,可县公安局认定是酒醉摔死的,难道被举报人不急救送医院呢?下午县委就将被举报人调往县委办任副主任,谭细苟向被举报人要回赔偿款就摔死在办公室,而一个党委书记不急救送医院呢?这不是故意杀人吗?

  综上所述望党中央、湖南省委核实归案,因我是实名公开举报,可要公开答复,为盼!

  平背乡老政府位于平背乡平背村,房屋建于1972年,属于土砖结构,1986年进行了装修。由于地址道路狭窄、偏僻,出行不便,百姓到政府办事很难找到办公地点;且房屋老化,办公设施严重老旧、落后,属于危房,根本不适应新形势下社会经济各方面发展的需要。平背乡农业服务中心的整体搬迁是顺应历史发展潮流,从1993年以来平背乡党政领导研究并多次通过乡人大会议决定,对乡政府进行搬迁,2009年经请示县委、县政府同意并实施搬迁工作。搬迁过程中,得到上级领导、各单位、各部门和本地有关人士的大力支持并已办理完善了各项手续。整个办公大楼的建设通过了县建设局和审计局等有关部门的审计,造价500余万元。

  平背乡农业服务中心选址朴塘村省道S320线公路旁,交通极为便利,也是平背乡人口集聚地。办公楼相邻的石陂村、桐冲村、黄田村、向阳村、台岗村都是大村,人口占全乡的2/3以上。就连最远的岩下村到农业服务中心办事骑摩托车也只需要12分钟。平背乡党委、政府在农业服务中心办公,方便广大群众办事,也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多年来,群众来此办事习以为常,快捷顺畅。

  农业服务中心建设资金来源于土地置换,承建商为广东建粤建筑公司,法人代表是何湘群,并非乡干部,也未在乡政府上班。

  2012年,县邮政局在朴塘村建邮政快递办公楼一层,为了广大群众办事方便和便于管理,乡政府考虑节约资金的情况下,在邮政办公楼上面加一层办公楼用于计生办公,整个办公大楼经过公开招标的形式确定施工单位。

  举报人是平背乡平背村人,与谭细苟没有任何关系,事发当时也不在现场,只凭个人猜测,另有目的。谭细苟妻子在自家自杀身亡,谭细苟在农历正月16日早晨趁乡干部未上班之前从乡办公大楼楼面跳楼自杀当场死亡。当时经县公安机关对死亡进行了司法鉴定,并组织相关单位及死者家属进行妥善处理,死者家属对处理结果无任何异议。被举报人罗满清当时并不在乡里。

  安仁南方水泥厂建址在朴塘村,属市重点挂牌项目,县成立了项目指挥部,负责征地拆迁及有关工作的协调,乡政府协助项目指挥部队工作,征地程序和征地标准都是由国土局按照国家规定进行操作。

  2009年为了搞好朴塘村新农村开发,与乌石塘组、勤古组达成了征地协议并预付了征地款,用于新农村建设用地,因政策的原因,没有得到及时启动,现乡政府正在积极稳妥地推进中。

  一、平背乡政府根本不属“危房”。平背乡政府于1956年撤区建乡后,原在坎上村地主张万湘家大院办公(现坎上村委会。第一任乡长李化即,现年99岁,身体良好);72年又兴建于平背村横街组,与原办公处相距100米,土木结构,现拆除兴建乡文化站。1982年在院内又建一栋3层楼房,计36单套,厨房、餐厅一栋,根本不是1986年装修。2002年郴州市建筑公司总经理刘国芳又捐资20万,院内全部绿化。

  乡领导为了自己岀行方便,多次强行搬迁。第一次是1992年选址在进平背、承坪、安平、竹山、新洲、关王、豪山叉路口朴圹村泉圹处,遭到了全人民的制止,当时是要农民摊派,所以全乡人民抗议。第二次是2003年强行搬迁,在五个村委会及3个单位及县人大代表报告上报又阻止搬迁。第三次是2009年,不召开会议,各个击破,先把村支两委的两枚印章收回乡政府统一管理,要支部书记签名,同意搬迁后就领回两枚印章,不同意的就地免职。在这种情况的逼迫下,才予以搬迁。

  平背乡农业服务中心是建在S312线公里,东与安平镇大桥相连约1公里,朴塘村属独立山区,人口2000余人,其他是山外之人,由此可见他是利用南方水泥厂建厂征地中的廉价土地征收费来搬迁政府,承建商为广东建粤建筑公司,法人代表是何湘群,这完全是两人穿一条裤子,何湘群是何贵平的长子,是何玉群的亲兄弟,回复人是鸡蛋里选骨头,无中生有,举报人没提何湘群。

  二、国策楼也好,政府也罢,总而言之,造成2万余人到平背乡办事出入不便,没有摩托车的人(7个村的农民,坐车要下车转车要4元钱,朴塘村的村民到平背乡政府办事只要2元钱)2700余人这是发展经济?还是加重大多数人的负担?

  三、谭细苟夫妻之死,与我是没有任何血脉关系,只是初中同学,其它有人在现场,举报人当时是因举报被送往劳教所,于2011年农历2月24日出狱,回家后,是各村的村民来看望我时说出的实况,可平背乡政府在平背村办公61年没有死一个人,一搬到农业服务中心就失去了夫妻一双两个生命,谭细苟之死,是什么死,天知地知,平背乡农业服务中心的全体干部清楚,找农业服务中心的干部办事的村民在场知情,当时党委书记罗满清在不在,有自知之明。回复人不知前因后果,也不在农业服务中心(平背乡)。

  四、回复南方水泥厂征地,向农民征地国家的标准是4000元/亩吗?农民要求按国家标准,为什么抓关农民呢?不签字同意征收,村民找村、乡办事要签意见盖章,乡政庥就不办理。用这样的手段得到最低土地征收费合法吗?是依法行政吗?

  五、勤古组征地的回复。2008年征地已被土方填平(良田、自留菜土),至今已荒9年,这样合法吗?

  综上所述,望省纪委派专案组现场实地核实为归案,再望平背乡的领导干部早日回到平背乡政府办公,农业服务中心只能是用于农资购买或农技服务等。望政府回到合法场地办公为盼!豆(窦)仁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