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香港金明世家六合网 >

凌波门栈桥拆留引争议 再别栈桥后能否不两难

发布日期:2022-01-11 15:36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再别栈桥后 能否不两难2012年,凌波门栈桥因野泳安全隐患被部分拆除。近日,被拆除部分已被人用铁棍和木板私自修复。再次引发栈桥拆留之争。支持拆的认为安全第一,支持留的则认为此处承载了几代人的记

  2012年,凌波门栈桥因野泳安全隐患被部分拆除。近日,被拆除部分已被人用铁棍和木板私自修复。再次引发栈桥拆留之争。支持拆的认为安全第一,支持留的则认为此处承载了几代人的记忆,不应被抹去。(7月23日《楚天都市报》)

  被拆了一截的凌波门栈桥,孤零零地呆在湖面上,突兀的缺口,犹如城市情感的断肢,少了连接维系,便犹显冷硬沧桑。不管用铁棍木板修补栈桥的,是招揽生意的商贩,还是贪恋湖景的游人,呈现的都是对于往日的不舍,对于完整的执着。决定拆桥时风风火火,却没有一拆到底,拖拖拉拉,才惹得流连的人们再动心思,而勉强修复,不仅让安全更无保障,也给城市留下一道丑陋的疮疤。

  这道栈桥引起的争议,其实是现代城市发展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矛盾。着眼于安全保障的理性派,自然希望消除隐患,万无一失,而舍不得城市记忆的感性派,则更希望能有两全的方案,譬如留下栈桥,安排专人管理等等。然而,在讲求发展和效率的时代,理想化、柔软的感性思维,往往被精明、坚硬的理性碾作尘土。看,与其为这老旧的桥,再多花费人力物力,还要承担未知的风险,真不如卸了包袱,一拆了事,简单干脆。至于那些“水上漂”过的青春,那些纳凉消夏的欢语,那段漫步走入湖水之上的记忆,又哪堪细细计较,一一顾及?是啊,时间总是不停歇地往前走着,总会有新的记忆,总会有新的感慨。这年头,大家都急匆匆地向前奔跑,生怕落后,那些注定要消失的,又何必一再回头张望呢?

  其实,栈桥的去留,本不应该是一个两难的选择。生命安全的保障与情感记忆的留存,对于一个城市而言,同样是不可或缺的,就像一个人的肉体和灵魂,不能简单地割裂开来,放在非此即彼的天平上。如果说,任何存在管理风险的地方,都不假思索地用拆除、关闭来简单应对,放弃寻求改善和平衡的可能,某一天,这个城市或许将无故事可讲,无记忆可循,只剩下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令人疲惫的车水马龙。

  如果说这一次,为了安全,栈桥非拆不可,希望相关的防护措施,亦能及时就位,避免“搭建”的危险场景重演;也希望数年后,待主体工程改造建设完成后,能够还市民一个赏湖观景的亲水平台;而心底最深切的希望,当然是,城市的规划和建设,在高速和高效之余,也能有些文艺情怀。让这里的人们,既能安心无虞地生活,也有感慨怀旧的依凭,不用再陷入两难的选择,也不用再经历“不可兼得”的遗憾。